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原创新闻>

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|“改革先锋”禹国刚:新中国股市从深圳走来

条评论立即评论

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|“改革先锋”禹国刚:新中国股市从深圳走来

分享

禹国刚,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外派日本学习金融证券的留学生。他是深交所的创始人之一,参与并见证了我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区域到全国发展的历程。

今年已70多岁的禹国刚在谈及拓荒、奋斗的激情岁月,仍旧感慨万千


深圳新闻网7月1日讯(记者 刘梦婷 陈智妍 见习记者 韩翔)“‘爱党、爱国、勤奋、创新’是我一直铭记在心的八个大字。我深知,在历史的洪流中,个人是渺小的,只有融入到党和国家事业中,始终坚持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勤勉工作,敢闯敢试,才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今年已70多岁的禹国刚在谈及拓荒、奋斗的激情岁月,仍旧感慨万千。

禹国刚,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外派日本学习金融证券的留学生。他是深交所的创始人之一,参与并见证了我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区域到全国发展的历程。

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敢闯敢试

来深圳后,禹国刚工作的第一家单位是爱华电子。1983年,由于具备日语专业和金融证券知识背景,又是党员,禹国刚被全国青联选派到日本学习证券。几年后,市委提出创建资本市场,并于1988年11月成立了市政府资本市场领导小组,组织让其担任专家小组组长。为了不辜负组织的信任,禹国刚和同事们花了两年时间翻译了两百多万字的外文资料,编写了中国第一部证交所“蓝皮书”——《深圳证券交易所筹建资料汇编》。

1990年5月,深圳开始向中央有关部门申请成立深交所,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获批。同年11月,深圳冒着风险拍板决定让筹建中的深交所率先“试营业”。

就这样,1990年12月1日上午9点整,还未领到“准生证”的深交所敲钟开市。“当年那口钟,还是我请人从香港买回来的。开业前几天,我听到风声说部分券商有意不将交易信息上报,意图让深交所首日成交量为零。于是我提前给国投二部和有色金属证券做了思想工作,这样才有了第一只在深交所交易的股票——‘安达股票’”。据禹国刚回忆,那一天,从开市到收市,一共成交了五笔交易,“安达股票”成交了8000股。现在想起来,禹国刚仍旧感慨开业过程的不容易,是一件“吃螃蟹”的事情,有很大的风险,工作是在内心的煎熬中推进。禹国刚表示,当时自己身为一名特区共产党员,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往前走,没有任何退路可言。后来交易非常顺利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有种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”的感觉,这也许就是改革者的感受。

发扬担当作为精神勇涉险滩

从1991年初开始,深证指数连跌9个月,甚至出现了零成交的局面,当时人心惶惶。“救还是不救?”争论异常激烈。

禹国刚向市委提出“企业出资救市”的建议。“因为当时深交所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如果不救市,可能就真的夭折了。”最后市委市政府决定投入2亿元股市调节基金,但对当时总市值为50亿元的深圳证券市场来说,是杯水车薪。于是他想到了抓“龙头股”——深圳发展银行,精心布局下,股价在一个月之内从13.40元涨到14.95元,许多先前对证券市场丧失信心的股民,又一次杀回了证券市场。那时深圳一年的财政也仅为三四十亿,要是失败了,钱打水漂了,都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
回想起自己走过的日子,他常跟别人说自己这一辈子做了三件事,第一件事就是和大家一起把深交所建立起来;第二件事就是实现了深交所交易电脑化、交收无纸化、通信卫星化、运作无大堂化“四化”;第三件事就是推动建设深圳证券山公园。“我希望几十年后,人们的记忆淡薄了,但只要在这个公园走一走就会明白,新中国股市从深圳走来。”


[责任编辑:何畅]